古代“小品”和笑星是如何搞笑的?

  自从1984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演《吃面条》以后,“小品”节目受到观众热捧,成为历届春晚的保留节目,涌现出许多优秀节目和著名笑星。于是文艺界普遍认为,戏剧小品过去只是考试艺术素质和基本功的面试项目,从此才成为一种的艺术表演形式。但是据我看到的一些史料,这种说法其实是不对的,类似这样的戏剧小品表演古代早已有之,而且在唐代曾经十分盛行,可能是中国最早出现的戏剧形式。

  我们知道,中国戏剧产生的历史是可以追溯到古代的祭祀、巫祝以及百戏和民间歌舞的,但是,真正属于戏剧表演的萌芽,还是出现在一些优伶人物身上。所谓优伶,就是古代以音乐歌舞或杂技戏谑娱人的艺人,包括司马迁在《滑稽列传》中所记载的那些滑稽人物。这些人物诙谐戏谑的语言本来就是就属于戏剧语言,他们的滑稽表演也往往富有戏剧性。有的优伶还具有模仿真人秀的本领,比如楚国的优伶优孟,他就曾经扮相已经去世的楚相孙叔敖,去给楚庄王祝寿,“庄王大惊,以为孙叔敖复生也”,这就很有点戏剧性。

  但是优伶们的这些表现,毕竟还不能构成戏剧,都只是搞搞笑作为帝王宫廷的娱乐,有些高明的优伶有时也借机做点所谓“讽谏”,就是《史记》里记载的那些事迹。后来《三国志》里有一则记载,才发现他们居然真的演起戏来了。

  《三国志许慈传》记载:“许慈、胡潜并为博士,典掌旧文,互相克伐,形于声色;先倡家假为二子之容,效其忿争之状,初以辞义相难,终以刀杖相屈,用感切之”。

  你看,两个优伶“假为二子之容”,不但“以辞义相难”,而且还“以刀杖相屈”,这不分明是一场戏剧表演吗?虽然这场戏不是创作的,只是“效其忿争之状”,对那两位博士“用感切之”,但这两位博士扮演者的互相克伐,确实具有了角色,情境,对话,动作等戏剧基本要素,完全可以视之为一出戏剧小品。

  当然,这幕戏剧小品的出现带有很大的偶然性。刘备根本不懂文艺,他当时“导演”这出戏,只不过是为了嘲弄这两个迂腐的博士,因此把刘备当首创是不合适的。这样偶然出现的一次表演,也不能说是一种戏剧艺术的开端。

  不过,刘备的这种用优伶滑稽表演方式儆诫官员的做法,后来有人效尤。据《乐府杂录》“俳优”条记载:“开元中,黄幡绰、张野狐弄参军,始自后汉馆陶令石耽。耽有赃犯,和帝惜其才,免罪。每宴乐,即令衣白夹衫,命优伶戏弄,辱之,经年乃放。”从这一记载看,当时那优伶所戏弄的是石耽本人,而不是装扮者,这还不具备戏剧性,纯粹是一种惩罚。

  但《太平御览》引《赵书》记载的情形就不同了:“石勒参军周延,为馆陶令,断官绢数百匹,,以八议宥之。后每大会,使俳优著介帻、黄绢单衣。优问:汝为何官,在我辈中?曰:我本为馆陶令。斗数单衣曰:政坐取是,故入汝辈中。以为笑。”这就完全是由两个演员来表演的。这样的“演出”,虽然也有处罚的性质,但其过程,其言词,其结局,都是预先设定的,构成了具有艺术假定性的情节发展,已经可以视为滑稽表演性质的戏剧了。而且在五胡十六国时期,宫廷似乎都喜欢用这种戏剧形式儆诫官员,因为首先用以儆诫的官员是“参军”,所以人们都称之为“参军戏”。

  这种“参军戏”都是由优伶扮演角色进行表演的,一般两个角色,职能相对稳定,一个是嘲弄者,一个是被嘲弄者,实际上已构成“行当”。被嘲弄的行当就被称为“参军”, 相当于后代戏曲中的净角,而嘲弄者的行当则被称为“苍鹘”,相当于丑角。“参军戏”的内容当然是违法乱纪的,针对真人真事,但通过角色行当的表演,也就具有了虚拟性,大多置身于的戏剧性情境中,这实际上就跟我们现在的小品差不多。因此,本读书人曹国认为,“参军戏”的出现,应该视之为中国古代戏剧小品的形成,也可以说是中国戏剧的发轫。

  到了唐代,这种“参军戏”就盛行起来,成为宫廷喜闻乐见的表演节目。《乐府杂录》、《云溪友议》等书籍记载,唐代出现了一批善于“弄参军”的明星演员,其中黄幡绰可称为唐代的第一“笑星”,深得唐玄宠爱,然后还有李可及、李仙鹤、张野狐、曹叔度、刘泉水、范传康、上官唐卿、吕敬迁、冯季皋、孔乾饭、刘璃瓶、郭外春、孙有态、周季南、周季崇、刘采春等。这些著名演员,各有自己擅长的节目,记述者还能隐示出他们的艺术品位。

  我们现在无法查到他们当时表演的剧目,只有高彦休的《唐阙史》记载,咸通年间著名演员李可及曾在唐懿面前表演过一出参军戏名叫《三教论衡》,内容大概是冒充教的人的行为,这说明《参军戏》的内容已经从发展到关注社会了。李可及在这出戏中表演相当精彩,直乐得唐懿一会儿“为之启齿”,一会儿“大悦”,一会儿“极欢”,不仅当场“宠赐甚厚”,而且第二天竟给李可及授了一个“环卫之员外”的。这种“参军戏”甚至也在社会上演出,李商隐《骄儿》诗中就有“忽复学参军,按声唤苍鹘”之句,可见晚唐时代连儿童也能按照既定行当来摹仿“参军戏”了。我们可以从中想见当时这种戏剧小品盛行和笑星们的模样。

  由此可见,古代的“参军戏”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“小品”,表演者是当时的优伶,他们中的一些优秀者,也成为朝野热捧的笑星。“参军戏”这种戏剧小品的出现,为后来成熟的戏剧宋元杂剧作了铺垫,因此应该视为中国古代最早出现的戏剧形式。